liliko

无心出岫:

我从没一副好心肠,却觉得你适合当故乡。

如何恰到好处

近乎崩溃 

剃胡子

      空旷冰冷的房间,水盆里搅动的水声显得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“请你来了这么多天,却没有好好招待过你”,捞起浸透寒气的毛巾,温柔地揩拭沾着落着尘土的脸。晦暗被擦去,露出的脸带着青灰的胡渣。脆弱的外表和坚毅的神情组合在一起,勾起人内心深处的暴虐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不会屈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什么都不想做,只是给我的客人一点贴心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白色的泡沫顺着指尖一点点的涂满下颚,眼神、之间、皮肤相互交错着,似情人絮语。软化的胡须在剃须刀下退败,一点点地还原青涩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,伤了你可就不好了。”捉摸不透的做法,像沾满糖浆与麻药的匕首,一旦贪恋那点甜蜜,就会被割破温情。

    温热的毛巾贴上光滑的下巴,湿气直冲眼睛。“好了。”轻轻啃咬、吮吸下绽放在下颚皮肤上的艳丽色调,莫名的刺眼又柔和。“你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好像他们相爱一样。

“你是我最好的作品。”

无名指的厚茧滑过低垂的后颈,勉力支撑的神经似迎合般地送上了弱点。恍若热恋的甜蜜气息带来耳边的湿热,禁锢的双手兀然紧绷!让人不由自主地随之发热。萦绕不去的气息伴随着湿滑移动向下。蠕动的软体,小力的啃咬,牢牢铐住后颈的长指,手腕用力摩擦发红的痕迹。“你是我最好的作品。”